人是这样不断伤害他人与被伤害而成长的

0.



有的时候我会问自己,自己算不算是个坏人。

人是这样不断伤害他人与被伤害而成长的

1.



我从小到大也做了许多「坏事」,偷窃、说谎、打架、翘课、顶撞师长、不敬长辈,在我成长的这些时间中,我是做了这么多令人头疼的事。有人说年轻的心思总是曲折、难以理解的。当然难以理解──就是因为连自己都不理解自己在想些什么,所以才做出这么多令人头疼的事。



从我有印象以来,我的生命就没有目标,从来没有。我不敢说自己活在多艰困的环境,但总的来说,也不是一个令人能够安心生活的状况。我没想在这说自己经历过什么,也没想说其他人都对我说过些什么,因为那些毕竟是「我的事情」。虽然有些事至今仍令我想哭,但那些也都是过去了。只是有的时候我会想,只是想──像我这样子的人,到底算是怎么样的人。



在我活到现在为止这有限的时间内,因为自身不慎犯的许多错,与命运安排的缘故,我看过许多「坏人」。他们有各式各样的,有沉迷于暴力的、沉迷酒色的、沉迷于欲望的、沉迷于控制欲的,无论这些人是什么样子的,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全都像是走在钢索上的人,稍不留神,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还有一种人,常常造成他人的痛苦,但我却说不上他们到底是好还是坏的人──那些沉迷在自己「善意」之中的人。



2.



人都有自己的信念,或者说那些信念不过就是我们所拥有的价值观,当价值观碰撞的时候,人们就会为其起争执。和平的我们所能看见的各种争执,大抵上都来自于价值观的碰撞。



有的时候我会想,我有什么信念吗?



我想到自己成长的过程,无时无刻不充满愤怒。从早晨睁开眼到晚上阖上眼之间的时间都处在愤怒中。过去的我因为自己而愤怒,而最近几年的我则开始会因为他人而愤怒。我在之前说过,我为那些无解的事情感到愤怒,然而世间所发生的事情,绝大多数都是无解的。



或者是说,解决的办法都必须伤害其一。



3.



于是人是这样不断地伤害他人与被伤害而成长的。



人是作为各式各样的材料存在于世界上的,但不管是什么材料,成长到一定的年纪,都会逐渐被世间磨得越来越薄、越来越锐利,最后成为一把利器,斩人斩物无往而不利。



同样的一把刀,有人选择将利刃对准他人,有些人则选择将利刃指向自己。



4.



意识到这件事情后,我一直在想我是哪一种人。我是将利刃放在他人身上的人,还是将刀口指向自己的人?



我哪里都不是,我只是想让自己维持原样的材料而已。我只是费尽心思,用尽一切气力也想逃过那些将自己磨得锋利并伤害他人的念头而已。



我只是不想再成为这个循环里面的往复不休的一个齿轮而已。



5.



人的快乐和悲伤都是暂时的。然而快乐总是过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悲伤却总会不断地往返在自己和记忆之间。但无论记忆有多么地漫长,那些快乐或悲伤都很有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从我开始写诗到现在,有几个状态是我的主轴,在一段时间内,我写诗的时候会有一个最主要的心理状态,最开始的我写诗为了自己的痛苦,前几年的我写诗为了自己的愤怒,最近这一年多来的状态主要则是为了能让自己更平静一些而写。



我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叫任何人放下痛苦或者愤怒,然而对我来说这样已是最好的状态了。我知道世间的一切都是暂时的,然而我也曾经有跨不过那个暂时的时候,所以我也总无法和跨不过的人说,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所以只能写诗了。我写诗并不为了艺术,也不为了什么高度,最初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到了现在,我只是有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口。



人其实是极为复杂却又简单的动物,我们可以做出许多极难理解的行为,就为了遮掩一个极为简单的动机。许多时候,我们想说的也只是寥寥数字,却用长篇大论将那些核心埋藏起来。



6.



在这一年里我开始被工作所淹没,发生了许多事,也在工作所附带的经历里感受到了许多事情。这些年来我和越来越多人告别,每一次和他们告别的时候我都会想,在这世间走这一遭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都庸碌无为,拼命地在生活中挣扎求生,然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困境,我在生活中遇到越来越多痛苦的人,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痛苦抱得紧紧不放──想来也是啊,毕竟是那么地痛啊,毕竟已经是自己无法忍受的范围了啊。我这些年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外帮助了一些人,有些人成功地「恢复」,回到「正常」的生活,而有些人则连生活都开始失能,于是我开始犹豫自己的行为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我没有答案。



7.



我只是想到了我自己,过去的我自己。



过去的我在生活中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痛苦也好,伤心也罢,许多事情我自己承担。我笑嘻嘻,因为我不希望被他人同情;我试着用挑衅的态度面对其他人,因为我不希望自己被欺负;我嘲弄自己,因为抢先他人嘲弄自己就不会被他人当作武器伤害自己。



我在想那个时候的我,很希望有人来帮助我吧。但后来想想,还好没有人在那个时候帮助我,否则我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于是我想,许多人需要的可能不是扶他起来的力量,而是意识到有人在旁边看着他起来。



人真的很复杂,用同样的方式去对待一百个人,可能会有一百种结果。



我只是告诉自己,成为冷硬的石块,也是一种对他人好的方法。



8.



想来也是很困难啊,我是说写作。写作的人说自己不在意他人的观看那九成九是假的,因为无论看起来再怎么样不在乎的人,实际上还是会在乎他人的评价,这似乎是写作者的一个共有的业障吧。人会「说话」,毕竟还是希望有人能「听」。



但生活也是一样的。没有人是不需要被肯定的。所以不要为此而羞耻,但要因此而警惕。



9.



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一辈子写下去,这世间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但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一切才有去经历的价值。就像有些亲戚总在我国小时说我活不过十八岁一样,我不活到十八岁,我怎么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谎话,我要是没有继续活下去,怎么会有今天的我?



我的一生中有许多低潮的时候,在低谷的感觉很痛苦,像是再也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一般,甚至感到窒息,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排斥自己一般,只是再痛苦的时候也有过去的一天。



有人将生活比喻成马拉松、有人将生活比喻成前进迈步,但其实都不是,因为无论你愿不愿意,时间都会继续推动下去,你停下的时间只属于你自己,与他人无关。没有人会停在原地,只有不断地回到原地,回到那个悔恨的自己,回到那个痛苦的自己。

人是这样不断伤害他人与被伤害而成长的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但我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我只是个试图看清楚痛苦,跨越过去的人,仅此而已。我不觉得这世界上有多少人真能被称为好人,但同时每个人都是好人,还好好地活着的,都是好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158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