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曜和白渊拿着铲子,往泥土堆送上最后一块土”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二 05.杀生于无形之间

九颗水煮蛋被佣兵们吃乾抹净,最后蛋壳被埋了,埋的很深很深,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千曜和白渊拿着铲子,往泥土堆送上最后一块土,喊道:「老大,埋好了,接下来就剩下『向雇主秉告进度』,这件事还没做。」

隐形猫抓着头髮,问道:「老大,妳觉得能隐瞒多久呢。」

刑歌叹气:「越久越好,尽量拖到一个月。」

「一个月?太久了!大公会荣耀帝国的人很精明的,如果是红心,可能还能商量,但她哥哥黑桃可不是那么好讲话的人。」隐形猫皱起眉。

「黑桃的专制和独裁在游戏里很出名,他看起来没有耐心让人拖到一个月。」席维斯特咕哝着。

刑歌微瞇起眼睛,眼里闪烁着光挥:「他会的,因为他遇上我。」

8983

确认湮灭证据过程万无一失,刑歌向佣兵们比出禁声手势,打开语聊频道。

为了方便连繫,她和雇主黑桃和红心加好友语聊,将每天作业进度汇报给雇主知道。

小萝莉红心的稚嫩声音立刻传来:「刑歌姊,委託进行如何了?有进展吗?」

听到雇主的声音,四位佣兵的脸上表情十分心虚,席维斯特低头猛看书,只可惜书是拿反的,隐形猫和白渊不太自在的摸脸摆头,变换各种动作,而千曜则是直接撇头盯着哪角落,心思不晓得漂到哪去了。

相较队友们表现,队长刑歌就表现的沉稳多了。

「有的,我已经掌握到重要资讯,得到要领,相信再过不久,委託就能顺利完成。」语气平顺,从容自在,绝对只有打滚多年的人精才能办的到。

红心虽然早熟,毕竟还是个不经事世的小女孩,被唬了一愣一愣,开心笑着:「呵呵,不愧是血雾佣兵团,刑歌姊果然很可靠。」

「多谢夸奖。」刑歌笑的面不改色。

「嘛,不好意思打扰妳们愉快的谈话。」黑桃有些慵懒的声音从旁插入:「有些事情,我认为直说会比较好。」

「……」刑歌沉默片刻。

要比狡猾老练的程度,黑桃和她不相上下。以她对黑桃的认识,这个家伙现在肯定正舒舒服服的翘脚坐着,用小拇指抠着耳朵,一副傲视无人的欠揍模样。

虽然模样令人气得牙痒痒,可对方确实做事挺有一套,身分还是他们的雇主,允逆不得。

似乎听出刑歌有意拖延时间,黑桃说道:「刑歌,我希望我们之间没有隐瞒,我直接问了,拿到彩之果实大概还要多久呢?」

「没有隐瞒,是吗?」刑歌摇了摇头,笑着:「黑桃,先有隐瞒的人是你,委託签约时,你和红心信誓坦坦地说『彩之果实』是药草,荣耀帝国急需这种药草,可其实,彩之果实并不是药草,而是宠物BOSS。」

「呵,妳知道啦?不错。」黑桃语气并不吃惊。

刑歌皱起眉,更加深肯定:「看来你早就知道了,而且,你也猜到我会知道。」

黑桃张狂的哈哈大笑起来:「是的,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找,不符合我的作风,我黑桃想要获得的东西,必定会先调查清楚,得知彩之果实的用途和属性。另外,我用公会名义委託妳找寻彩之果实,早就料想妳会得知事实。」

刑歌说:「那么,委託时故意将彩之果实说成药草,放出假情报,这么做的原因是打算混淆我的判断吗?黑桃,你在考验我?」

「没错,我在考验你们,血雾佣兵团,如果就这么一点程度,连真假是非都分不出来,代表我看走眼,白白雇用你们了。」黑桃说得理所当然,语气没有半点愧疚。

「……」刑歌用力握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追问道:「好,最后一个问题,彩之果实是宠物,普通人需要一只宠物就够了,而你却一口气要了十只,你拿彩之果实想要做什么?」

「……」黑桃沉默不语。

「……黑桃,别告诉我,你想要一个人养十只宠物啊,游戏规定一人只能拥有一只宠物,你加上红心,勉强再加上军师方块和秘书梅花,那也顶多四个人,用不着十只宠物。就我所知,以独裁作风闻名的你,不会好心到赠送别人宠物。」

「所以,我才会觉得很奇怪,你费尽心思想到得到彩之果实,需要集合十只宠物才能完成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大工程呢,你所发布委託奇怪的令我不禁质疑,黑桃,你想利用彩之果实的能力做什么事?。」

面对刑歌尖锐的逼问,黑桃轻笑声。

「呵,妳问我拿十只宠物想做什么……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我心情好,就把十只彩之果实当作礼物分送给亲友们,如果我心情不好,就把它拿黑市卖掉,能够处理宠物的方式多的是,不需要我一一讲解吧?」

黑桃的声音慵懒而随便,却完全令人无法反驳。言下之意是,他想做什么与妳无关。

「刑歌,妳从一点小线索推测到大体情况,我很佩服妳,但是,妳要知道,这件事攸关荣耀帝国的内部运作,不方便向外人诉说,即便我们是老朋友,妳也无权知道。」

刑歌改口说:「是的,雇主没有义务告知佣兵委託内情,我不该过问,很抱歉我越矩了。」

黑桃停顿了下,说道:「刑歌,我不是那么恶劣的人,看在以往情份上,我能多给妳一点时间做缓冲,多宽限几天,无论如何,我希望妳一定要找到彩之果实,妳能在什么时候完成委託,自己开一个时间吧。」

刑歌沉吟几秒:「这件事和原先预料不太一样,我要多三个月。」

黑桃不加思索的否决掉:「三个月太久了,改成十天。」

「一个月半,我需要多一点时间做準备。」刑歌讨价还价。

黑桃再度否决:「不行,一个月半太慢了,我没那么多耐心,别磨磨蹭蹭的,一个月还差不多。」

「好,那就一个月吧。」刑歌迅速地说。

「……」黑桃大概是发现自己被坑了,好一阵子才吶吶地说:「对付妳真的完全不能大意……」

「没有这回事,我很好沟通的。」刑歌眨了眨眼,装出天真无邪的魔样。

黑桃不留情面地说:「我倒是一点也不想再跟妳沟通了。」

「呵呵,莫非黑桃先生反悔了?」

「哼,想用激将法?放心吧,我黑桃说到做到,绝不食言。」黑桃秉持着一贯自傲态度:「给妳一个月的时间,到时,请务必将十只彩之果实交给我,祝妳好运,一个月后再连络了,就这样。」

说完,没等刑歌回应,下一秒便挂掉语聊,刑歌试着回拨,但对方貌似把她黑名单,再也连络不上了。

刑歌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挂掉语聊,看来一个月之后才能再连络上对方,黑桃是个机灵的人,拖延战术不能使用第二次。

把黑桃的事情放到一边,刑歌转过头,正视另一个大麻烦。

现在要担心的是,他们的宠物蛋彩之果实。

成功将委託期限延后一个月,佣兵们脸色没有多高兴,席维斯特甚至问:「老大,能拖延很好,但妳能保证一个月之内能够弄到十个彩之果实吗?毕竟它已经……咳,绝种了。」

「有方法的哦。」

刑歌一句话否认了席维斯特。

「好,哦哦咦咦咦咦?」原本绝望的众人发出惊叹声。

刑歌在讶异的目光中缓缓解释:「这不用担心,有方法可以解决,白渊向我提出的商城道具『宠物繁殖』,效用可以完全繁殖出一模一样的宠物。」

「……繁殖?」千曜重複道。

刑歌慎重的点点头。

「是的,根据官网所说,灵魂之刃的宠物蛋,不论大小种族,孵出一颗蛋都需要三天时间。」

「让一只宠物蛋孵化,从幼儿期,经历成长期、成熟期,长到完全体型,则需要二十七天。」

「也就是说,我们利用仅剩的一只彩之果实,繁殖出九只稀有宠物,仅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等等,妳的意思是我们要想办法孵蛋,慢慢养大这只稀有宠物,这……太离谱了……」

刑歌提出的方案异常特殊,众佣兵似乎有所疑惑,瞪大了眼睛。

隐形猫率先问:「老大,那个什么商城道具『宠物繁殖』……很贵吧?」

刑歌老实的承认:「不便宜,我花了很多时间和人脉才弄到手,但比起委託失败,这些都不算什么,如果这份委託圆满成功,相信荣耀帝国会给出更丰厚的报酬,不需要担心亏本问题。」

「我还有问题。」白渊一脸认真的说:「老大,唔……以生物学立场来说,这不符合逻辑,正常的繁殖过程应该为一男一女,使用商城道具在人性上属于不道德的行为。」

「彩之果实是树,是宠物,不是人。」刑歌解释:「宠物繁殖是官方认可的道具,会拥有一模一样的宠物能力和长相,和一般宠物没有差别。」

白渊说:「但是就算是树,也有公树和母树之分!宠物是生物,宠物也有自己意愿!」

隐形猫看不下去,用力巴了白渊后脑勺,恶狠狠的说:「笨蛋哦,你种树之前有问过他要不要给你种吗,拔芭乐之前有问过它的意愿吗,追根究柢,彩之果实其实只是一堆游戏数据罢了,不需要管这么多。」

「管他繁殖还是複製,能解决问题比较重要啦。」席维斯特说。

于是,白渊提出的一丁点反驳,被队友们华丽丽的忽略了。

接下来时间里,队伍内众人忙着争论彩之果实的去留,展开热烈的讨论。

在一片喧闹之中,刑歌说了声想要休息,便悄悄离去,在不起眼的阴暗处,她疲惫的按了按眼角,抬头望天,显然最近一连串事件令她逐渐感到力不从心。

千曜注意到队长细微的动作,也退离人群,跟随刑歌走上前。

似乎听见对方的脚步声,刑歌头也没回的说:「你想说我的方式太离谱吗?不要阻止我,再离谱也有尝试的必要。」

「不是,我不是来阻止妳。」千曜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妳的作法史无前例,从来没人做过,很疯狂。」

「计画听起来很完整,但其中的未知变数太大了,蛋能不能孵出来,宠物是否能在期限内顺利长大,商城道具能否用在彩之果实上,妳完全没把握,妳也被逼急了,才会想到这种赌博的方式,对吧?」

「你说的没错,我在做垂死挣扎,状况好一点,也许能拖一两个月……」刑歌苦笑了下,转过头凝视着对方,轻笑出声:「你特地走过来,就只是想说这些吗?」

千曜动也不动的盯着她,目光没有以往锐利,意外的相当柔和。

「我想确认真实情况,才会过来跟妳对话。」

「唔?」

千曜走到身后,微蹲低身子,气息近的似乎能吹拂在她脸上:「我想说的是,我们是个团队,大家会一起想办法解决,别一个人把责任全往身后上揽,稍微休息一下吧。」

刑歌一愣,好不容易在脑中想通这句话的意思,再度反应过来,千曜已转头离去,连给她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速度快的令人不知所措。

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属于这人带着一点彆扭的关心方式。

也许,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千曜正握着双手,害羞的满脸通红吧。

刑歌摸着余温未褪的脸颊,笑着。

「鼓励方式很彆扭,不过谢谢你哦。」

找到解决方式,不代表能够解决问题。

而现在血雾佣兵团,就是遇上这种问题。

要他们打架,可以,要他们暗算某人,也没问题,但要他们孵蛋……这难度可就大了。

宠物蛋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窘境,被人安稳稳的放在手工鸟巢,享受温暖灯泡照射,一旁五个佣兵们围聚在附近待命,讨论着如何处置这颗蛋大爷。

他们是佣兵,不是生活技能专家,对于「如何孵蛋」这件事一窍不通,五位佣兵盯着这棵蛋盯了半个小时,依旧一无所穫。

最后,发觉这样看下去不是办法,众人经过一番讨论后,从中挑出几个人领养宠物蛋。

刑歌一边吃着乾粮饼乾,一边作出结论:「我没意见,这么说,队伍里推派出人选了,决定由千曜和白渊来孵蛋,理由呢?」

「我推荐千曜。」隐形猫给的理论是:「厨师能掌控适当饮食,应该会知道用什么方式照顾蛋比较好!」

「我推荐白渊。」席维斯特举手说:「白渊看起来很花心很风流,也许有外面有好几个私生子,有养小孩的经验,也许很擅长对待小动物。」

刑歌默不作声转移视线,看向一旁脸色难看的两人。

她委婉地问:「你们……作为被推派的人选,有什么意见想说吗?」

千曜双手盘胸,不屑的冷声道:「哪个天才想出这种烂的解决方法?我有一百种煮蛋的方法,就是没有孵蛋的概念。」

白渊双手抹着脸,作出无奈状:「不好意思我没有私生子,擅长应付女人,不代表我就会擅长应付小孩,话说回来,在你们眼中我的人品就是这么差麻,真令我难过……」

队长刑歌听完后,神色凝重思索几秒,视线在队友中飘来飘去,最后她点点头同意了:「厨师和花心男呀……听起来可行,好,决定由你们两个轮流照顾宠物蛋了。」

白渊翻了翻白眼,立刻澄清:「老大,怎么连妳也答应了?拜託妳吐嘈一下这神理论,我向上天发誓,我绝对不适合带宠物。」

千曜也一脸奇怪的问:「老大,随便选人担任宠物饲养者,不像是妳的作风。」

「我不是随便选一选,我做的每件事都有经过考虑。」刑歌语重心长的说:「抱歉,你们不愿意也得答应,因为血雾团只剩下你们两个适合担任养育者。」

「蛤?」白渊茫然了。

「什么意思?」千曜问。

刑歌轻叹一口气,指明道:「隐形猫,假设,彩之果实给妳养,妳会怎么样?」

隐形猫一愣,开心的手舞足蹈:「那真是太好了,我求之不得呢,彩之果实是稀有宠物,具有多方面价值,就算只有一只手臂……或是一条腿也行,剁下来拿去黑市拍卖,一定可以飙到高价!」

刑歌头痛的抚着额头,对着商人解释:「牠是宠物,剁下手臂怎么能平平安安长大。」

隐形猫不以为意:「游戏里宠物吃点补品可以补回血量,损失一两条手臂不会死的,很快就会长回白白胖胖的模样了,对了,拍张照片如何?稀有宠物的照片也能卖到高价,只是照片而已,不吃亏吧?」

刑歌果决的说:「妳出局了。下一个。席维斯特,假设你来养彩之果实,你觉得会怎样?」

席维斯特拿着一叠纸抄抄写写,说道:「报告,我不会浪费这个美好机会,趁彩之果实处于发育阶段,我会很有计画性作出研究,拔几颗牙,顺便抽点血,量身高体重,模拟口腔发音,一字不漏把牠的成果过成完整记录下来,保证很有研究价值。」

刑歌再度头痛抚额,对着道具研究狂解释:「牠是宠物,不是实验品。」

席维斯特努力不懈解说着:「不行嘛?这样好了,让我检查牠的唾液是酸性还是硷性,咀嚼方式为何,具不具攻击性?爪子长度多少?」

「很好,你也出局了。」刑歌再度让一个人OUT。

刑歌满脸黑线,用双手抹了抹脸颊,几次吸气和吐气后,她才看向千曜和白渊说「综合以上,我猜测隐形猫和席维斯特肯定会搞砸,相较之下,你们两个记录优良,懂的拿捏分寸,可以说是照顾宠物蛋的最佳人选。」

千曜提出疑惑:「老大,妳为何不自己养呢?」

「妳比我们细心体贴,由妳来养应该更适合。」白渊认同。

「我也想亲自照顾,但是……」

刑歌语带保留,神情貌似有些哀伤,一面解释,她一面以双手捧起宠物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一瞬间,刑歌被地面突起石头绊倒,一个踉跄,脚步不稳,宠物蛋脱离手掌,在空中华丽丽抛出一线弧度,就要往地上摔……

千曜和白渊脸色一变,两人想也没想同时冲上前,一人扶着蛋头,一人扶着蛋尾,在离地十公分前,迅速而安稳的接住宠物蛋。

两人抱着鸵鸟蛋蛋大小的宠物蛋,顾不得姿势有多难看,脸色多么铁青,手忙脚乱把宠物蛋放回手工鸟巢「归位」。

一旁的隐形猫和席维斯特见状立刻冲出来,拿着放大镜仔细检查蛋壳有无裂痕,一边紧张还一边抱怨。

隐形猫:「靠,老大妳拿好一点,我被妳吓到心脏病发了,这是第七次摔到宠物蛋了,彩之果实很尊贵,一点伤痕都碰不得,为什么老大妳平时身手俐落,拿到宠物蛋却经常出事,偏偏妳还不是故意的,我不懂啊,实在是不懂。」

席维斯特:「真是太夸张了,没看着五分钟就出事了,彩之果实跟妳有仇是不是?我差点想为宠物蛋做气垫防护衣,以免牠哪天意外丧命。」

刑歌稳住身子,作出神色悲痛状,「看吧,我不能养宠物,我以前养的『生物』全都意外丧命,没有例外。」

「……」千曜、白渊无言了。

昔日的佣兵杀手千曜,和略人无数的和少女杀手白渊,心里都泛起一个念头,这女人才是真的杀手,杀生于无形之间!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