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恐怖禁忌_日本60路超熟

Lesson 06 所谓「单身」的困扰(2) 「喔?真的吗?」程宥宁闻言吃惊地低呼一声。「抱歉,你看起来还很年轻。」
她在职场上很多时候会需要说些客套话,尤其她做的还是女人的生意,但这句话倒是她发自肺腑的实话。
眼前男人穿着一件浅灰色的亚麻休闲衬衫,领口随意地敞开,下身是橄榄绿西装短裤,脚上一双卡其色帆船鞋,是夏日学院风的装扮,感觉揹个后背包走进大学校园混在学生群里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但她会误以为他的年纪比她小,主要还是因为他那张脸──白皙的皮肤像新剥的水煮蛋一样光滑细嫩,浓密的眉毛没有什么角度,平平顺顺看起来很是亲切不会给人距离感;而最重要的是他那双眼睛,双眼皮褶子很深,眼睛像小鹿眼一般圆圆大大的,洋娃娃一般捲翘的睫毛下黑褐色的瞳孔清澈透亮,光是看着就让人心中升起想要……
摸摸他头的冲动。
「你真的三十四岁了?」程宥宁终于还是忍不住,又再一次开口询问。她微微倾身向前,想要将他的脸看得更仔细。「你有打过肉毒桿菌或是做过微整形吗?」
「没有。」舒扬依然保持着微笑,因为他的脸部肌肉已经僵掉了。「程小姐还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吗?还是我们要进入正题呢?」
「呃,那就进入正题吧。」程宥宁向后退回原本的姿势,点点头说道。
「首先,我先向程小姐自我介绍一下。」他递了一张蓝底白字的名片给她。「我叫『Nick』,是S.N.Y团队的专业顾问,从今天起接手程小姐委託的案子。会临时更改负责人是因为希望能提供您更优质的服务,如果有什么地方造成不便,还请您见谅!」
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程宥宁默默地想着,难道是帮她找来颜值更高的帅哥?可是她又没有多付钱,怎么突然就想要替她「优化服务」?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不知道这当中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情……
程宥宁悄悄提起警戒心,但脸上仍保持着平静。以不变应万变,还是先看看对方怎么说再来决定要不要继续进行这个案子。
她接下舒扬递给他的名片,翻看了一遍后放进皮夹里收好。「不便倒是没有,就是觉得有点突然。对了,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程小姐请说。」舒扬双手交叠放在桌上,鼓励地朝程宥宁点了点头。
程宥宁抬起头迅速扫视了周遭环境一圈,然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像在密谋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般压低声音作贼心虚地问道:「这九楼……平时处理的案件多吗?我刚刚稍微看了一下,这里除了我好像就没有其他客户了。」
「最近这一两个月内,分配到九楼部门的案子的确就只有程小姐这一件。」舒扬顿了顿,似乎是在选择适合的措辞。「一般来说,九楼处理的是比较『棘手』的案件,所以在委託案件中算是少数,一年不会超过十件。」
「棘手……」程宥宁低喃着抽了抽眉角。一年不会超过十件的话,那她的案子也算是S.N.Y年度十大「棘手」案件了,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倒是挺了不起的。
「方便问一下,最近一桩九楼处理的『连上帝也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大约是怎么样的案子?」她见对方面带迟疑,赶紧摆摆手解释:「没有想要刺探的意思,纯粹只是好奇,不方便说就算了。」
舒扬微微一笑。「三个月前破解了一桩悬了十五年的连环分尸杀人案,半年前接了一个高空拯救人质同时拆除电磁脉冲炸弹的案子。」
「……」
「程小姐不必担心,相较于这些案件,妳世界恐怖禁忌_日本60路超熟的委託案子并不算太难办。只要相信我,尽量配合我的指示,我很快就能帮助妳达成目标。」
看着舒扬写满真诚的一双水汪汪大眼,程宥宁只觉她的「少女心开发之路」大概就交代在这里了。
她大致猜到了她的案子为何会突然转到这九楼来,不外乎就是这件案子太难办,先前的负责人处理不来。换个处理部门换个负责人那倒也无妨,重点是这新的负责人「Nick」看起来一点也不可靠啊!
虽说人不可貌相,但要相信这一脸「呆萌样」的新顾问经验老道,就像要她相信挖鼻孔能变聪明、吃鼻屎能增加免疫力一样,着实太为难人了。
她想,还是先去问问余晋冬的小男友叶书骐介不介意跟她一起多元成家比较保险……

Lesson 06 所谓「单身」的困扰(3) 舒扬创立S.N.Y以来接触过的客户不胜枚举,他一眼就看出程宥宁对他能力的不信任,尤其还是因为他的「娃娃脸」。虽然心中有气,但他也不会幼稚到跟她在这件事上计较,那也是浪费时间,等到真正开始合作起来,相信他的专业就能证明一切,让她为曾经质疑他能力的这不明智行为感到羞愧。
「程小姐,我再跟您确认一次,您的委託需求为『开发少女心』,也就是说希望透过我们协助您养成浪漫情怀,藉此找到适合您的对象并建立一段稳定的感情关係,是这样没错吧?」舒扬翻了翻手中的资料,边看着小汉留下的纪录边问。
「差不多是这样。」程宥宁点了点头,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才像是在告诉医生自己不可告人的隐疾般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其实……我跟我妈保证在今年过完之前会带个女婿回家给她,所以时间有点紧迫,必须在这段期间内找到一个能跟我共度下半生的对象。」
「程小姐请放心,时间绝对不是问题。」舒扬嘴角挽起一个自信优雅的微笑。「既然妳选择了我们公司,我们也一定不会让妳失望!当然,前提是妳要能信任我,尽可能地配合我的安排,要不然就算我有千百种办法能够帮妳,妳不愿意执行那也是空谈,程小姐明白我的意思吗?」
程宥宁心中那点质疑的小心思被对方识破,一时之间脸上有些尴尬。她以为自己表现得一点也不明显,看来这位长相呆萌的新顾问并没有她想像中的简单。
「我知道了。」程宥宁郑重地点了一下头。「我会努力配合,但希望你们也能提出一些有效率的方案,毕竟我的工作繁忙,抽不出太多时间在这件事上。」
她看舒扬微微皱起了眉头,以为他不懂她的意思,又补充说明:「比如说前几天每天派不同类型男生来跟我『约会』,这个办法对我来说可能不太有效,我想应该不必再浪费时间继续了,或许可以直接试试别的方法?」
不是小汉的方案有问题,是妳这个人本身就存在着大大的问题!!!舒扬在心里腹诽着,当然脸上还是一派客气和善。「关于这一点,我认为程小姐的情况比较『特殊』,之前的方案对妳来说可能太……打个比方,就像连英文字母都还没认全就要求妳跟外国人对话,实在太为难妳了。先前是我们想的不够周到,我在此代替上一个负责人向妳道歉,我想我们应该从基础开始,第一步,就是先让我认识妳……当然,也让妳重新认识妳自己。」
「认识我自己?」程宥宁狐疑地挑起一边眉。「我自己还不够认识自己吗?」
「没有一个人是真正认识自己的。」舒扬轻轻摇摇头。「不只是妳,我也一样。有句话叫作『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既然妳今天要战胜的对象是妳自己,那么又怎么能够不先彻底了解自己呢?」
程宥宁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好吧,那我应该怎么做?」
接下来,舒扬首先问了她一些基本背景问题,听到她说她在《玻璃鞋》工作时,只觉得这间公司的名字最近好像听谁提起过,却没想起几天前才刚被他拒绝的採访邀约恰恰好就是身为《玻璃鞋》总编辑程宥宁提出的。他压根就忘了有这回事。
「妳说,妳从小到大连一次恋爱经验都没有?」舒扬问到这里,对程宥宁的印象已经从不可思议到无法置信了。他觉得不把她做成标本供起来供世人研究简直对不起这个科学至上的社会。
「这种事,我没必要骗你。」程宥宁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刚开始对别人说起这件事时还有些窘迫,好像这是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但现在她已能坦然说出口,就像只是在谈论今天晚餐吃什么。没有谈过恋爱又不是罪,她没有对不起谁。
见程宥宁态度坦蕩大方,舒扬忽然觉得自己的惊诧反应只是大惊小怪。他轻咳了一声掩饰那股古怪的负罪感,想了想又继续问道:「那么,连暗恋的经验也没有?从来都没有过那种……为一个人怦然心动的时候?」
「怦然心动吗?」程宥宁指尖在桌面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陷入思考。「啊,也不是没有。」
「我就知道。」舒扬露出个欣慰的笑容,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会有一种鬆了一口气的感觉。
「有次和同事去电影院看一部爱情片,男主角彭于晏回头一笑的那个镜头让我的呼吸顿了一拍。」
「原来是艺人啊……」虽然和预期听到的答案不太一样,但想到至少她还会有欣赏的男明星,也不算是完全没有少女情怀,便满心期待地追问:「然后呢?」
「然后?」程宥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还会有什么『然后』吗?」
「妳都不会有那种……憧憬、希望自己另一伴就像这样之类的感觉吗?」舒扬很努力地寻找着措辞,此刻他觉得要解释得能让程宥宁听懂,其困难程度不亚于上个月用才学了不到一个星期的阿拉伯语和一个不会讲英文的杜拜商人谈合作案。
「不会啊。」程宥宁说得理所当然。「就只是纯粹觉得『很帅』、『赏心悦目』,然后就没了。」
她看舒扬一脸茫然,便很贴心地向他举例解释道:「你看,现在不是很流行把欣赏的男艺人、女艺人称为『男神』、『女神』吗?你会崇拜男神、女神们,但你不会有跟他们交往甚至是结婚的慾望啊!就像你难道会想跟『玉皇大帝』或是『妈祖娘娘』在一起?」
「……」在客户面前一向舌灿莲花的舒扬此时却已被她的神逻辑搞得不知道该回应什么好了,索性直接换一个话题。「那么妳一直单身到现在,都没有觉得寂寞或困扰的时候吗?」
「寂寞倒是还好,困扰嘛……」程宥宁垂眸认真思考了起来,她花费的时间如此之久以至于舒扬差点以为她在解答什么数学难题。
他决定试着给她点提示,也好让她有个方向。「一个人去餐厅吃饭,不会觉得彆扭?」
「不会啊,一个人去那种排队餐厅吃饭永远都不用候位就有位子可坐,多方便啊!」她说得很真诚,半点酸葡萄心理都没有。
「……那么家里灯泡坏掉的时候呢?会不会希望能有一个可靠的男人帮妳换灯泡?」
「换灯泡有什么困难的?我们家的灯泡一直是我在换的啊!」程宥宁微微皱起眉头。「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这个社会觉得女人就不会换灯泡,明明就只是把灯泡转开换上新的,女人知道怎么转开睫毛膏的盖子,又怎么会不知道怎么换灯泡?根本是一样的动作。别说换灯泡,只要有心摸索,我连我们家的马桶、水管、瓦斯炉都会修。」
大姊,妳好歹也给水电工留点工作机会吧……舒扬在心里叹息着,由这想法可见他已然绝望到偏离主题忘了一开始问这问题的目的是什么。
「啊,说到困扰,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程宥宁弹了个响指,双眼放出狠光。「真要说起来,单身这么多年给我带来最大的困扰大概就是这个了。」
「是什么呢?」舒扬口不应心地附和问道,他已经不期待程宥宁会说出什么在正常人类预料範围之内的事了。
「便利商店咖啡的第二件七折活动!每一家都一样!」她握起拳头,越说越愤慨。「明明直接做单杯八五折优惠算起来价钱是一样的,为什么老是要逼人买两杯?自己一个人喝咖啡就活该不能打折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1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