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60岁女人乱份场景小说_日本浮世绘春交

23. 「心涵,心涵?心涵!」
「啊?抱歉,老师,你刚说了什么?」整个脑子乱哄哄的,心神也定不下来。
今天跟老师出来喝茶聊天,我却无心跟老师谈话。
我已经确定,我不可能对伯父伯母痛下毒手,可是鹰大人的要求我该怎么回拒?
他们是鹰大人的仇人,如果我偏袒他们,鹰大人一定会讨厌我……
这样我也许连个玩具都做不成了……
我该如何是好?
该怎么做才能让双方都不受到伤害?
「妳怎么一直在发呆?有什么事在心烦吗?」
「没什么……别担心。」
不是任何事,都能轻而易举的向别人诉说的。
「永皇他告诉过妳我跟妳师母在帮里的事了吧?」
我诧异的抬起头,吶吶道,「嗯……我知道老师是相当于副帮主地位的人,师母是位杀手。」
这个世界上,令人惊讶的事实在太多了。
不论是杀伯父伯母的事,还是老师师母的身分,都令我惊讶万分。
「我就知道他会说。」老师啜一口饮料,「既然妳都知道了,我不得不告诉妳,别跟永皇走的那么近。」
咦?怎么突然这么说?「为什么?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他毕竟是蛇帮主的儿子,终究是蛇帮的人,虽然现在鹰帮与蛇帮是合作关係,但底下的反浪声还是很大的,再说蛇帮主的野心不小,我担心他会要永皇从妳这打听到有关鹰的事。」
「不会的!」永皇的为人我很清楚,他不是会利用我的人,「永皇他不会这么做的,我相信他。」
我相信他是用真诚跟我交朋友的。
「心涵,妳现在也二十岁了,虽然妳不算是帮里的人,但妳的心是向着鹰的吧?有些事妳不得不注意,有些人妳不得不防,虽然妳从未在帮里出现,但帮里有不少人是知道妳的,别帮也有很多人知道妳,心涵,妳应该不想成为鹰最大的弱点吧?」
弱点?
我是鹰大人的弱点?
我的存在对鹰大人来说,只有伤害吗?他收留了我,却会害到他自己吗?
我是这样的存在吗?一个会害到主人的坏玩具。
「心涵,我知道妳很重视永皇这个朋友,但还是跟他保持距离好。」
「只要……只要不讲跟帮里有关的事就好了吧?只要不提跟鹰大人有关的事就好了吧?」
只要,像普通朋友那样普通来往就没问题了吧?
撇开帮派的关係,我们是交情多年的好朋友啊!跟他做朋友的这几年,我从来都没刻意去想过他是蛇帮的人,我只想到,要好好珍惜这份友情。
「如果可以,最好撇清关係,这几年我也看到永皇对妳很好,但是在这个圈子,现实逼的我们不能轻易相信他人,何况他的身分特殊,多一分防心是必要的,妳明白吗?心涵。」
「我……我明白。」
我明白。
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以前单纯认为美好的一切,渐渐都变得不单纯,渐渐都变得另有目的,人与人之间可贵的情感,甚至是为了达成某件事的手段。
我没有直接接触到黑社会的生活,却已备受沉重心情,光是听闻都不得不对世上的一切感到有些失望,那直接处在这样环境中的人们,是如何去承受明枪暗箭的压力呢?
身为帮主的鹰大人,该如何去承受?在他心里的伤口,肯定比他身上的还多……
身在这样的环境,没有父母的照顾,还必须面临人性黑暗面,争权夺利的生活,他从那么久以前就不断经历,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忙也帮不上。
做为玩具,应该要让主人感到开心。
我这个玩具,却成了主人的弱点,害了主人。
老师和师母,在我面前都笑口常开,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是不是也有不为我知痛苦神情?一定有吧?在黑白两道间奔波的老师,该怎样隐瞒身分得到情报?该怎样欺骗相信自己的人?身为杀手的师母,一位女子要怎样与60岁女人乱份场景小说_日本浮世绘春交去承受夺走人命的罪恶感?该怎样强迫自己狠下心杀死他人?
永皇一定也有他的痛苦,在鹰帮与蛇帮间游走,两边人马的舆论纷纷,我知道他是个好人,我可以百分之百确信,因为他看我的眼神,总是那么真诚,但他是蛇帮主的儿子,一定也承受不少来自帮里的压力。
跟他们比起来,我的生活真是单纯到幸福。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帮我注意一下王立韦。」
「他怎么了吗?」
「最近有风声说他变成蛇帮的人了。」
立韦哥变成蛇帮的人?
伯父伯母是鹰帮的长老级人物,但立韦哥怎么跑去蛇帮呢?
「他为什么会去蛇帮?」
「这只是风声,不确定是真是假,不过我觉得这是事实的可能性很高。」
「因为他的帮主位子被鹰大人抢走,所以想背叛鹰帮吗?」
「妳连这都知道?」老师瞠大眼,有些不敢置信,「已经没办法再把妳当孩子看了呢,心涵已经是个大人了。」
如果长大就必须面对这些事情,那我真的好想停留在孩童时期。
什么都那么单纯,什么都那样简单。
「老师,虽然你说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但我觉得我仍不成熟。」
「怎么会?跟其他同龄的孩子比起来,妳真的很懂事。」
「可是对于有些事情我无法打定主意,我不知该怎么做才能两全其美。」
鹰大人交代我做的事,伯父母照顾我两年的恩情,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心涵,很多事情不是像考卷上的题目一样,只有一个答案,妳必须试着去用生命去理解,妳这么聪慧,有很多事情妳一定能一点就通的。」
「……」不是的。
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拿捏。
很多选择,我无法明确做出。
很多事情,在书上学不到,很多事情,没有经历过就不会懂。
「我有事要回帮里,我跟妳说的那两件事妳留意一下,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
「嗯,老师慢走。」
我看着老师离开的背影,觉得有什么改变了。
是呀,这个世界,无一刻不在变化。
唯一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这件事。
我七岁时被鹰大人收养,到现在我已经二十岁,很多事情,我渐渐清楚,渐渐明白,孩时的好奇心,对鹰大人身分的疑问,这么多年来,已经慢慢得到解答。
然而,知道了这些,知道鹰大人是帮主,知道老师是副帮主,知道师母是杀手,知道永皇是蛇帮主的儿子,知道伯父伯母是鹰帮的长老。
知道鹰大人父母的死是因为伯父母。
知道了这些,我并没有比较快乐。
我甚至会想,很多事情,如果不知道,也许会过得比较好。
很多事情,如果能像小时候一样无知,就能享受无知的快乐。

24. 「鹰大人,你回来了。」今天我到鹰大人家等他归来。
「心涵?妳怎么回来了?」
「我只是有话想说,所以过来这里。」
「到房里说。」
我跟着鹰大人进房。
这间房间,从我七岁第一次来时,一直都没什么变。
改变的部分不多。
书桌旁多了台电脑,是鹰大人为我买的。
书架上多了几本书,是我喜欢看的书,鹰大人为我买的。
床铺多了个枕头,即使我不住在这了,鹰大人为我準备的枕头仍在那里。
浴室多了个小柜子,用来装女性的必备用品,是鹰大人为我装设的。
衣柜里多了几件衣服,是鹰大人为我挑选的。
改变,真的不多。
但这些因为我才做的改变,却让我觉得好温暖。
「鹰大人……我……」
「妳下不了手?」
我头一低,「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过了好几天,我仍是无法做出伤害伯父母的事。
鹰大人走近我,将我横抱起,走到床边,「今天晚上就住这。」
我贴着鹰大人,细闻他身上的味道,是我最喜欢的味道,属于鹰大人的味道,「好……」
他没有再多问杀伯父母的事,口气里没有责备,没有愤怒,就像平常一样。
彷彿他不曾对我提起过这件事。
「已经很晚了,休息。」他準备将我放下。
我拉住他的衣服,「不要……」
「妳有什么还没做完的吗?」
「我们……我们……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
自从我搬去王家后,过去每天要做的事,变成不再做的事。
鹰大人将我抱到浴室,卸下我的衣服,也卸下他自己的。
他的衣服一脱下,我马上看见他右胸上的枪伤,是两年前因为我才留下的伤疤。
「还痛吗?」我轻抚那道伤。
「不了,早就好了。」
「对不起。」
「不是妳的错。」
「是我的错。」我用手环住鹰大人,让自己的身子贴着他的,「是我的错……」
他轻揽着我,「不……」
「鹰大人,对不起,害你中了一枪,现在又无法做到你对我提出的要求。」
他没有再说话,反而将我的头抬起,在我唇上落下一吻。
这个吻从唇到颈子,到胸前,「鹰大人……澡……晚点再洗吧?」
他再度将我抱起,走出浴室,在床上放下,「心涵……」
「嗯?」
「不要恨我……」
我抱着鹰大人,「永远……都不会恨你。」
我那时什么也没多想。
一段日子过后,我才知道,鹰大人为什么这么说。

结果,我在鹰大人家不只住上一天。
这一住,就是两个月。
这两个月的日子,就像我过去在鹰大人家的日子。
我在房里走动,觉得有些无聊,便走到过去念书的书房。
我大部分的学习时间,都在这间书房里。
以前除了上政彬老师的课外,并不会来到这间书房,我需要的书老师会拿给我,根本不用我自己找,今天难得有机会,晃晃这里吧,也许有的书我没看过。
晃着晃着,发现这里的书我几乎都看过了,只有一本书,我觉得很陌生。
我从没看过那本书,一本名为「心寒」的书。
「跟我名字的音一样耶。」
我将那本书拿下来,準备翻开它,「咦?这……不是书?」
这本「心寒」并不是一本书,是一个小盒子,做的极像一本书的盒子,「好特别喔,原来是个盒子。」
我想打开它,却发现上头有个密码锁,我想了一下后,按下1313,13正好跟心寒的音很像,因为有四位数,所以就按了两次。
按完后,盒子马上解锁,「没想到我猜对了!」
等等,这是鹰大人的东西,既然都上了锁,应该就是重要的东西,那我擅自看是不是不妥?这样的行为是在破坏鹰大人的隐私权呀……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看。
就在我準备将东西归回原样时,一张纸滑到地上,我弯腰捡起来,瞄到上头写了我的名字。
「这、这是我的DNA检验报告?」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上头的日期还是我八岁那年……
这么说起来,我记得八岁那年我的确做过身体检查,当时做了不少检查,到底做了些什么我也记不清了,那时有做DNA检验呀……
为什么鹰大人要把我的检验放在这么隐密的地方?
总觉得事有蹊跷,我决定看完里头的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0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