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春潮浪漫海棠红相同电影_日本极品艺术图

09. 我十五岁了。
我的个子变高,头髮变长。
鹰大人也变得更成熟了,他现在已经二十四岁。
眼底的冷似乎也变得更冷。
「心涵,过来洗澡。」
「是。」
我跟着鹰大人进到浴室。
前脚才踏进浴室,鹰大人却开始脱起衣服,他的举动让我有些惊吓,因为平时洗澡时他并不会脱掉自己的衣物,虽然有些吃惊,但我没有说出我的诧异。
我没有资格干涉他想做的一切。
「从今天开始。」他继续脱他的衣服,「我不会再帮妳洗澡。」
我不解的抬头,「那怎么还叫我进浴室呢?」
「因为,从今天起,妳跟我一起洗澡。」
「咦?」
一起洗澡?多么暧昧的名词。
我不敢问原因,只是不知所措的低着头。
「怎么呆站在那?自己脱衣服。」
一阵红晕染上我的脸,八年来都是鹰大人帮我脱衣服的,现在要自己脱竟让我觉得不好意思。
我有些颤抖的将身上衣物一件件脱去,从外衣到内衣,将全身的遮蔽物全都拭去。
我赤裸裸的站在鹰大人面前,双手不由自主的遮着自己的胸部与私处。
我现在才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十五岁了,这样衣不挂体的站在一个男人面前,是不是不太恰当?
女孩子应该要有的矜持,在鹰大人面前我竟然一点也没有。
「遮什么?都帮妳洗了八年的澡,妳从不曾这样扭捏。」
「我……」我也不懂我为什么会这样。
昨天才让鹰大人帮我洗过澡,今天我只是自己脱衣服而已,居然会觉得羞赧。
我止不住脸红,身子竟然开始发烫,我、我到底是怎么了?
鹰大人忽然将身子凑过来,他越是靠近,我身体的温度就越是发烫,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身子被鹰大人看了八年,但这样不好意思却是第一次。
「怎么?不会自己洗澡?」
「不、不是的,我会洗,我现在就洗。」管不了自己身体异常的反应,我决定赶紧洗完赶紧出去。
鹰大人跟我一样,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一起生活了八年,但这是我头一次看见鹰大人的身体。
我不知道目光该放在哪里,只能用力低着头。
虽然理智很清楚知道自己不该乱看,但视线老是不能自己的到处乱飘,尤其特别喜欢飘到鹰大人的身上去。
以前洗澡时鹰大人并不会脱去自己的衣物,像这样两个人都赤坦坦的状况是第一次,我的思绪已经乱成一团,不知道该如何动作才是对的了。
奇怪……鹰大人的身上有伤痕……
有刀疤、瘀青,还有……腹部旁的那一大点,看起很像……枪伤?
鹰大人的生活,会动到刀枪吗?
一股焦虑自心底窜起,我走近鹰大人,担心的问:「鹰、鹰大人,为什么你身上这么多伤?」
他到底过什么样的生活?为什么身体会都是伤呢?
「不打紧,都是些小伤。」他蛮不在乎的道。
「怎么会是小伤?这……腹部旁的不是枪伤吗?」
「是枪伤没错。」
心头一颤。
为什么会有枪伤?
八年来我不曾过问鹰大人的生活,但这次我真的想弄清楚他到底过怎样的生活,从被鹰大人收留的那天起,我每天过得无忧无虑,但我平静度日时,他在外头究竟经历了什么事?
忽然,他拉起我的手,让我碰触那道枪伤,「觉得噁心?」
「不是的。」怎么办?比起想吐我更想哭,「我担心你。」
我很担心。
担心哪天子弹不是从这穿过,是从心脏穿过,那样的话,我……
「为什么?」
我蹙眉,哪有什么为什么,我就是担心啊。
「我问妳为什么担心?」
「因、因为……我害怕哪天你会被枪、被枪……」
「妳担心我会死?」
眼泪再也不能克制的落下,「是的。」
你是我的神,神消失的话,我的世界也无法存在了。
鹰大人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又缓缓开口,「只要妳活着,我就不会死。」
只要我活着,鹰大人就不会死?「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当时,我根本没发现到,这句话里的暗示,我甚至天真的以为,他是为了让我安心才这么说的。
一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荒谬。
这句话的含意和我想的,完全不同。
洗完澡后,鹰大人没有像平常一样在书桌前坐下看书,反而直接往床走去。
「心涵,过来。」
我照他说的走向床,一靠近床他突然将我压下,我诧异得叫出声,「啊!」
他将我压在他身下,动手脱起我刚才穿上的衣服。
「鹰、鹰大人?¬」
他想做什么?
「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这样的姿势……鹰大人脱衣的举动……难道他想……「鹰大人难道想……」
想跟我……上床?不、不会吧……
「就是妳想得那样。」除了脱去我的衣物,也开始脱起他的。
我有些挣扎的想逃开,他却使力将我压住,他的力气好大,我根本动弹不得。
太突然了,我根本没心里準备。
「妳想拒绝我?」
我不敢对上他的眸子,「我、我……」
「忘记妳的身分了吗?」
我心一惊。
玩具。
对了,我是个玩具,玩具是不能违抗主人的意思的。
我没有再挣扎,「对鹰大人而言,我只是个玩具对吧?」
「对。」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心头突然起了莫名而来的痛楚,我早就知道了呀,我早就知道自己是什么身分,但为什么心里会有一丝苦痛?
「这种事应该要跟爱人做……」我小声说,「不该跟一个玩具……」
「那是妳们女人的想法,就算只是个玩具,男人还是能做。」
我无法再多说什么。
「听妳这样说,难道妳有什么爱人不成?」
「我……」我怎么可能有……「我没有。」
他将我的脸扳向他,我对上他冷冷的眼光,「那从今天起妳爱我。」
「咦?」爱?
「我命令妳,从今天起将妳全部的感情放在我身上。」
从今天起?「不,从我遇见鹰大人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把我所有的情感投注于你了。」
从八年前的那天起,你就是我的全部了。
「妳要记住,妳是个玩具,而且是全心爱我的玩具。」
「是。」
那晚,我将自己献给鹰大人。
没有半分后悔。

10. 「心涵小姐,这是鹰大人给您送上的新衣服。」
「老李,以后有东西送来可以用对讲机叫我下楼拿,不必亲自拿到房间,这样你太辛苦了。」
老李年纪也不小了,拿这么多衣服上楼,肯定累坏他了。
「心涵小姐,您心地真好。」他和蔼的笑笑。
「别这么说,这是应该的。」
我将衣服接过手后,老李便下楼去,我则进房。
门才关上没多久,马上又开了,我往房门瞧去,「鹰大人?」
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现在不过下午六点。
「今天回来的真早。」我轻笑看着他,今天这么快就能见到他,好开心。
「嗯。」他将衣服卸下,「送来的新衣服合身吗?」
「才刚送来,还没试穿,我想应该合身的。」鹰大人送的衣服,每次都相当合身。
他走到衣服旁,拿了其中一件,「穿穿这件。」
「嗯。」
是一件粉色的小礼服,布料摸起来相当柔软,上头还精緻的镶了亮片,一看就知道是件价值不斐的衣服。
不过为什么让我穿这样的衣服?这衣服像是出席宴会之类的场合穿的,我平常都待在屋里,根本没必要穿这样的服饰呀。
「妳去哪?」
「咦?我、我去浴室换衣服。」拿着衣服我走向浴室,在鹰大人面前换令我感到不好意思。
虽然,我们早已有过亲密关係。
「在我面前换就好。」
「是……」
我站回他的面前,手不自在的脱下原本穿的衣服,还频频颤抖。
「妳好像很紧张?」
一阵红晕飞过我的脸,「我、我……」
我真的很紧张,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我会这样。
没等我说完话,鹰大人直接将我还没脱完的衣服脱掉,然后替我套上那件粉色礼服。
他的手只要碰到我的肌肤我就感到一阵燥热,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
「穿好了。」
「嗯……」
「别那么紧张,只是换个衣服,没有要做什么。」
我马上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难道我之所以会那么不自在,是因为我潜意识里认为他会跟我上床吗?
自从上次发生关係后,鹰大人没再跟我有过亲密关係,但从那天后,在鹰大人面前我变得格外扭捏。
鹰大人贴近我,「还是妳想?」
「我……那个……」我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了,「不……这个……那个,我……不、不勉强鹰大人……¬」
等等!我怎么说得好像我很想……
「怎么会勉强?我乐意的很。」他微微一笑。
啊……鹰大人他……笑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
他的笑容好温柔。
我好喜欢、好喜欢他的笑,我盯着鹰大人,感动得几乎落泪,「鹰大人……你的笑容好好看……」
他有些错愕,然后又笑了一回,「这件衣服很适合妳,心涵。」
「是、是吗?你喜欢就好。」
我可以为你穿上任何你想看我穿的衣服。
与春潮浪漫海棠红相同电影_日本极品艺术图 「等等我要出席一场宴会,妳陪我去。」
「咦?」宴会?要我陪同出席?「我可以出门了?」
「嗯,就穿这套礼服出席。」
「是!」
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呢?每次看着书里的图片,都很嚮往自己能去亲眼瞧瞧,今天终于能出去了。
宴会……会有什么样的人参加呢?会是怎样的宴会呢?好期待喔!
「妳很期待?」
「咦?你怎么知道?」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因为妳很开心的一直笑。」
原来我真的表现得很明显……「是的,我很期待。」我停顿了一下,「那个……我一个十五岁的ㄚ头去参加宴会,会不会不适宜呢?」
去的人该不会都是一些大人物吧?这样我去会不会很突兀?会不会丢鹰大人的面子?
「不会,到时妳记得紧紧跟着我。」
「是。」
等鹰大人準备完后,我便跟着他前去参加宴会。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08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