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子宫被灌鼓起来了_无锡云顶spa服务怎么样

91 巧遇叶大大。 「然后呢?」
「然后他就骂我是猪头。」
「骂妳是猪还真的是污辱猪了,猪还知道吃,妳知道什么?耍智障啊。」
为什么我每次都会被人如此严厉地抨击呢我的智商呢。我不是非常蠢好吗?我只是偶尔、偶尔蠢一下下而已。
就当我要反驳李宜光,捍卫自己的智商时,餐厅的大门开启,顺着铃铛的声音,我抬头望去。来人不是任白川,是戴着圆框眼镜,难得休闲打扮的叶大大。
她看到我,面露惊奇。
「妳怎么在这?」
这世界小得跟米粒一样,我竟然能够在韩式烧烤店巧遇叶大大。
「跟朋友一块吃宵夜。叶主编,也是来吃饭的?」向她身后探望,没看到其他人。
「不用看啦,我一个人来,遇到妳正好,不然一个人吃烧烤怪凄凉的。」她爽朗一笑,随后把视线看向李宜光,问:「介意併桌吗?」
等等,叶大大妳怎么不问我介不介意呢!虽然我一定不会阻止,但是也要问我啊啊啊啊啊。
「一点都不介意。」其实我们也才吃不到几分钟,肉都还没上几盘呢。李宜光露出得体的笑容,起身替叶大大拉开椅子。
叶大大混迹江湖多年,早已练就铜墙铁壁一般的脸皮,见李宜光拉开椅子,立即坐下。
「小澄怎么不替我们介绍一下呢?」喝了一口服务生送上来的水,叶大大开始她的交际模式。
可怕,这切换模式的速度简直飞快。
「这是我的朋友,目前担任室内设计师的李宜光。」迫于形势,我抬起手替他们介绍。介绍完李宜光,我对着李宜光说:「宜光,这是我在上次晚宴认识的叶主编。」
「叶主编好。」叶主编年长我们几岁,李宜光率先打了招呼。
「叫什么主编,又不是在公司,你们喊我萱如就好。」
萱、萱如,呵呵,彼此的亲密度瞬间上升百分之二十啊。
「萱如姊,妳家住这里附近吗?」看她一副休闲的穿着,我猜测她在应该是晚上肚子饿,散步来吃宵夜的。
「对啊,我家就住在对面的大楼里。今天我休假,在家废了一整天没吃饭,饿得不行想吃顿好料。」指着对面的大楼,叶大大说道:「这家烧烤挺好吃的,你们是第一次来?」
「嗯,看网路上的评价还不错,刻意来这里吃吃看。」李宜光也是交际小能手,我乾瘪缓和一句,他就能够顺利跟人对答了。
「单价是有点贵,可是肉不错,新鲜品质高。我有这间餐厅的会员,等会我请客。」
「不用啦萱如姊!」我被这豪放的态度给吓到了。一般来讲,我跟李宜光是轮流请客,这一顿我请,下一顿他请,价差我们根本不在意。可是叶大大请的话,会觉得有点奇怪。
「跟我客气什么?妳萱如姊到哪请的客不够多?」女中豪杰叶萱如,大手一挥,拒绝再聊请客的话题。
刚巧服务生又送了几盘腌製好的肉,我们也没空聊天,光看着在烤盘上兹兹作响的肉片,口水不断分泌。
「对了,妳最近跟任总处得怎样?」原本还在尴尬不知道找什么话题聊,叶大大倒是找了一个不是公事的八卦话题。
「还、还好。」
「还好?你们是在一起了是吗?」我不太懂叶大大飞跃的逻辑。
还好跟我们在一起,到底有什么关连性。
「对,我们刚在一起。」不过我还是乖乖地回答。
偷看了李宜光一眼,他正把肉给翻面,没空理我们。
「刚在一起没跟任总你浓我浓,反而跑出来吃饭?我记得妳最近也挺忙的啊不要了,子宫被灌鼓起来了_无锡云顶spa服务怎么样,应该没什么空谈恋爱吧。」隐藏的话大概是:妳最近很忙,没能跟任白川谈恋爱,怎么还跑出来跟野男人一块吃宵夜。

92 女人为难。 我的内心有点火气。说实话我跟李宜光被人误会关係,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我们做事光明正大,怎么就连吃一顿饭都得被揣测了?
「萱如姊,谈恋爱跟与闺密吃饭,有什么冲突?虽然我跟小澄认识有十年了,偶尔仍是要聚一聚,了解彼此的状况。又不是有了爱情,就得抛弃友情了,不是吗?」
李宜光把肉挟在盘子里,没吃,语气淡然地回。这话回得很有技巧,先是表达他是闺密的身分,后又显示我们认识了十年,彼此之间只有纯纯的友谊。
「是我说错话了,姊我自罚一杯。」韩式烧烤店最不缺的是烧酒。叶大大加点了六瓶烧酒,自己先喝了一瓶,双颊微醺,气质活泼了不少,自嘲:「小澄别怪姊疑神疑鬼的,毕竟我被我前夫搞得快成了神经病。」
「我没怪妳。」
「没怪我就好。」似笑非笑,叶大大又倒了一杯酒。「像任白川这样的深情男,快要濒临绝种了,剩下的是一把又一把的渣男。小澄,妳真幸运。」
「对啊,我很幸运。」
「小光幸运吗?」问完我,叶大大对我没了兴趣,转移目标问李宜光。
「不幸运。」
「怎么不幸运了?」
「我也遇到不好的人。」对于自己的恋情,李宜光说得很保守。
「哦?那我们岂不是沦落天涯同路人吗?你们知道吗?我那前夫前几天竟然去公司找我,说要複合。」恐怕是没有人能听她的苦水,叶大大无丝毫遮掩,「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俩的破事,他还敢来公司找我?是嫌我们之间被传得不够难听吗?」
李宜光看了我一眼,无声询问:这女人是在说撒小。
「那种男人不要也罢,难不成萱如姊还想複合?」对李宜光轻微摇头,随后回叶大大。
「我就算顶天立地,可我还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会觉得孤单、寂寞,没有人可以依靠,有时候我都想,我若死在家中,要多久才会有人发现我死了呢?」
「应该不用二十四个小时。」
「什么?」
叶大大显然没料到李宜光会这么快给她回应。
「像萱如姊这样的大忙人,下属怎么可能二十四小时内不跟妳联络?如果一直联繫不上,肯定会知道妳出事了。」
啊,这真是一个好逻辑,李宜光的机智一百啊。
「倒是,毕竟我被工作绑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那就是了,至少妳死了,还会有很多工作伙伴,替妳处理后事。像是痲疯澄肯定会出席的。」
等等,李宜光这是在说谁是痲疯澄!
「这么说起来,认真工作也是很有好处。」
「没有好处我们认真工作干嘛?」
突然之间,叶大大笑了。不是那种微笑或者是安逸的笑容,是猖狂的大笑,彷彿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我忧虑地看着叶大大,不知道她是受到什么刺激。
「……真有趣……小澄,妳有一个有趣的朋友。」抹掉因为大笑而溢出的生理泪水,叶大大端正自己的坐姿,「我们还没爬上高位的时候,总是不断渴望高处的利益,于是不断攀爬,努力、卖力地工作。当我们真正爬上了,反而觉得这些利益绑手绑脚,真是讽刺。」
「不算讽刺,人之常情。这个社会对于女人,有太多的苛刻」
「是啊,我刚出社会的那年,我父亲病倒了,于是我要一肩扛起全家人的家计。哪怕我结婚了,也得安妥娘家的事情。如果嫁了一个好老公,能够体贴自己,帮持自己也好,如果嫁了一个渣,他别添乱就是谢天谢地。等我工作稳定了,老公也没了,家里反而要我别太强势,工作职位别太高,否则怎么找个好对象。嗤,好笑,当我们是变形虫?随他们揉捏?哪有一个人能够转变得那么快。」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0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